據相關業內人士介紹,湖北省武漢市活SD記憶卡躍著大約1000名流動“試藥人”,記者調查發現,這些人中大多數是來自武漢各大高校的學生。(8月3日《楚天都市報》)
  為了在醫學臨床實驗過程中,觀察藥物的安全性和代謝過程,藥物推廣前有一個環節是,需要在健康人身上進行藥物測試,於是“試藥族”應運而生。試藥是必要的,但又抗癌食物尤其是一件嚴肅的事情。
  錶面上看起來,“試藥族”是有權益保障的。比如大學畢業後在武漢市江岸區一家企業從事法律工作的28歲的朱先生,就是兼職試藥人。一年前入道後,至今已試藥10多次。朱先生介紹,每次試藥前,都會進行心電圖、肝功能等方面的體檢,合格才能試藥。試藥前還要簽訂《知情同意書》,詳細告知藥物試驗的過程、要求、風險等內容。根據抽血量和藥物風險的不同,每次試藥的報酬不同,租屋平均每次1000元左右。這裡面好象既有知情同意,又有自願協商或者協議,既有試藥者預期的報酬,又有體檢和醫療保障措施,似乎是一件合理公平的交易。
  實則不然。試藥行為,不應該是單純的市場交易行買屋為。顯然,試藥是一件高風險的行為,有道是,是藥三分毒,而在未經臨床推廣的藥物,更是存在著潛在的風險和較大的不確定性。這裡面既有科學試驗的因素,也牽扯到許多社會和法律問題。而有關藥物推廣商,直接將其轉換成為市場交易行為,則未免太投機取巧了,也讓人聞之十分後怕。
  有情形表明,這種市場交易,淪為一種地下行為,在“看不見的戰線”上展開,即使簽訂了《知情同意書》,也未必就不存在某種的欺詐性。因為真正知情的一方,畢竟是藥物推廣方,而“試藥人”因為不具務必要的藥理知識和自我保護意識,實質上對於潛在風險,仍是不知情者。這大約也是試藥的對象,為什麼不是那些最知情的mSATA專業醫療工作者,而是最缺錢的大學生和農村貧困群體的緣故。
  試藥行為,無論如何都離不開嚴密的市場監管。躲過第三方權威機構監管的試藥推廣活動,尤其可能成為一場不對等的博弈。藥物推廣方無疑處於強勢地位,而試藥者就是“用繩命在對賭”。這不只意味著“試藥人”個體的風險,也在某種程度上表明藥物市場的失控風險。
  為此,筆者建議有關行政主管部門,對試藥行為加強管理。對於推廣試藥的藥物名錄,要進行嚴格審查;對於試藥的過程,也要置於監管的眼皮底下。與此同時,對於那些地下試藥行為,應該進行嚴厲打擊。只有管罰並用,地下試藥行為才可能矯枉過正,從而進入人們預期的審慎、科學、可控的軌道。
  文/嚴輝文  (原標題:別任“試藥族”拿生命開玩笑)
創作者介紹

橙皮

mkuhpnmy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